沉静、深远、典范!大型国际性文学《秋水文学》征稿、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姜了十年诗选

向下 
作者留言
姜了



帖子数 : 1
注册日期 : 12-06-21

帖子主题: 姜了十年诗选   周五 六月 22, 2012 8:48 am

姜了十年诗选



→中国钓鱼岛


作为中国人
在中国的钓鱼岛上钓鱼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
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
在钓鱼岛附近的海里打渔打渔打渔
打渔打渔打渔打渔打渔打渔打渔打渔
打到日落
打到不知不觉日落
打到日不得不落
打到狗日的别想升起来
打到他妈的狗日的沉进海底
爷爷有儿子
儿子有孙子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
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在绝对是中国的钓鱼岛上钓鱼
作为中国人
随意在中国的钓鱼岛上钓鱼
高兴了
骑自行车一头骑进海里
忧郁了
钓大鱼
大鱼般忧郁
拿吊车般的鱼竿钓顶大的鱼
钓鱼岛上炊烟袅袅
是不是中国人在生火做饭

→老虎走在落叶林荫道


第一排只有一头老虎在走
第二排有两头老虎并肩走
第三排有三头老虎并肩走
第九十九排有九十九头老虎并肩走
第一百排有一百头老虎并肩走
林荫道有一百头老虎并肩走那么宽
道两旁的树木高到天上
路上铺就金黄的落叶
金黄的老虎在上面走
是五千零五十头老虎在落叶林荫道上走
林荫道上的秋色浓重
林荫道望不到尽头
五千零五十头老虎在落叶林荫道上走
树叶在落树叶都是虎爪那么大
没有一头虎转身回头
五千零五十头老虎执意在落叶林荫道上走
没有什么迎头而来
五千零五十头老虎在落叶林荫道上执意走下去
五千零五十头老虎啸吼连声


→女子莲
  
莲叫荷,叫芙蓉水芙蓉,还叫芙蕖
女子叫荷叫莲叫芙蓉
很少或者没有叫芙蕖的
出水芙蓉,有这样的女子
叫荷叫莲的女子也不是更能藕断丝连
荷花很多开了,很多打着骨朵儿
很多开过火了
有些事不是一阵风的事不是几阵风的事
出水芙蓉般的一个女子,还能继续芙蓉般出水
出水芙蓉般到死,死了还能出水芙蓉般
不管过了多久还能出水芙蓉般
这是在一个人心里永远出水芙蓉般
  
  
→母亲的温度
  
母亲不出走
最后的家,只有母亲留下
母亲有温度
可母亲没有温度计
温度计都碎了

→六一
  
这一天叫我惊觉
孩子拉起我的手跑
我跟不上他,不可能跟上他
他在长翅膀
我在拔身上羽毛
我秃裸到必须重新认识自己
  

→人群往前走
  
往前走的人群高矮差不多,差一个头高差两个头高
最多差几个头高
我要是高出人群几个头,就能看清人群到底往哪儿走
走到底究竟能走到哪儿
也能回头看明白人群后头跟上来多少人
人群边走边交谈,正常往前走。人群也会往前走出巨大沉默
还会走出死寂般沉默
想突然转身站住,甚至迎着人群往回走
可我还是随人群往前走
走到是整个人群往前走,绝无一个一个的人往前走
  

→土匪走在雪地上
  
土匪在雪地上走,身后留有踪迹,兽也能留有踪迹
雪地里闯进土匪
雪地处女之心般铺展好
土匪走在雪地上
雪于脚下冷傲。可能来生才有巨大的擦拭
走进雪地前,土匪把枪擦到锃亮
阳光里雪地刺眼
土匪行进在雪地上,雪地继续向前铺展。前所未有的围困还没到来
月也冷傲出来
土匪在雪地上冰块般挪动,腰间的枪、靴子里的匕首坚决冷硬
土匪的尿撒在雪地上,血流进雪里
这样的异样,进入雪地的,或许能注意到


→黄河
 
黄河流直了,是何等样子
黄河往清流
也不是黄河了
黄河沸腾、咆哮,才是本来的黄河
日头在黄河里滚动过
黄河有血与泪,有情有怨
只身奔赴塞外
饮尽刀锋、马蹄和冷月
黄河俯身而流,流到浓重
黄河挺身而起
会抖落出亿万雕像
黄河流到黄河号子发干,身上落满尘灰
黄河即使风干成布匹
也要做大旗
当空猎猎,天地再大
难以容纳下一河的沧桑


→肉香苞米
  
  
苞米烀在锅里,苞米肉香从锅里冲出
苞米在锅里更为熟透
揭开锅,蒸汽散尽,苞米的身体打眼
苞米的肉身体往眼里掉
苞米用肉身和肉香打击眼、鼻子
是很受用的挨打
烀熟的苞米,黄昏,不太亮的灯泡全黄着,简直还要颤悠起来
苞米去占据肚腹
黄昏去占据天地
灯泡的光去占据屋子
女人往炕上撂褥子铺被
女人用她的曲线在她身后有意无意勾勒
外面没擗下来的苞米还能很好地过夜
有苞米皮包紧,也没裸身
  
  
→擦玻璃
  
玻璃一面擦到干净
另一面越擦越脏,脏到玻璃透不了亮
擦玻璃意外擦出一面镜子
玻璃擦到彻底干净
干净以后继续擦,玻璃干净得要命
看上去好像擦没了
玻璃越擦越干净
玻璃隐藏的裂痕被擦出来
越来越多裂痕擦出来
对于玻璃来说很不好意思
玻璃实在不好意思,就有突然碎掉的想法
擦玻璃看看天,地里棉花要是刚绽放
摘下来擦玻璃
  
→致某诗人
  
  
 想我们是一些胃痛也要喝醉的人
 想我们是好人也要去流浪的人,想我们不愿蜕皮也是难以光鲜的人
 咀嚼苦嘴里不会多说,有点土豆吃就够了。黑暗里埋藏着
 一块块的热情,听到上面有人走动,我们不着急呼喊
 他们感觉脚下的土地变得温暖他们定然有耐心挖掘
 现实闷热,身体容易出虚汗,我们成不了现实的王者


 →阿克库勒湖又叫天堂湖
  
  
 乌孙古道是天山南北麓的古道
 阿克库勒湖在古道深处
 阿克库勒湖离人间烟火远
 2007年前没一个人来在这里
 2007年前,阿克库勒湖都是天堂湖
 一个人来在天堂湖,天堂湖还在人间烟火远处
 很多人来在天堂湖
 很多人来在天堂湖之前
 天堂湖在几座雪山之间安神
 海拔3000多米
 很多人一来,天堂湖大把降低海拔
  
  
 →好人童声合唱
  
  
 好人都有童声
 和小孩一块童声合唱
 坏人的童声没了
 他们没法和好人小孩一起合唱
 好人和小孩就说,那你们唱不了
 就来听我们合唱吧
 童声合唱开始,坏人就不乱动了
 坏人们注意听
 听好人小孩的童声合唱还可以
 就有些着迷,还有的坏人听睡着了
 坏人们听童声合唱,听得不怎么动弹了
 好人小孩不疲劳,不分白天黑夜地唱
 坏人们都不怎么乱动了
 哪儿都不乱糟糟的了
 好人和小孩的童声合唱
 就怎么唱怎么亮堂堂的了
  
  
→大蜜蜂大花,人还是那么大
  
  
蜜蜂比拳头大,比脑袋大,篮球般大
花也得往大开
要不,得被大蜜蜂压坏了
花身子要比磨盘大
花还要大
大蜜蜂飞来采蜜前,花要赶上房子那么大才像话
要不然,大蜜蜂不好意思落在小花上采蜜
大黄蜂、马蜂子还是那么大
它们在大蜜蜂眼里都是小玩意儿
人老长不大,还是那么大的玩意儿
蜜蜂都那么大了,蜂王、蜂巢得多大啊
花有房子那么大,有很多东西可以住进去
花直接叫花房也行
人还是不大不小的玩意儿
但人真是高兴,大蜜蜂大花
很多人住不上顶大的房子
可有那么多蜂蜜吃不完,不愁吃光了
倒是花那么大,给谁献花献不动了
  

→唰唰唰
  
  
唰的一下拉开夹克拉锁
春雪下得迟疑,来了妄想回去
雪边下边化掉
闪电在雨季唰唰唰地闪
随后还是听出雷声患有慢性病
老式电影放映机的呼吸最为均匀
向以前回望,到现在只不过唰唰唰几下
树叶头发在应有的季节里下落
满地树叶头发的尸身
是不可预见的变故突然来临。有快车
从身边唰唰而过
自己是把自己放慢的行人
都在练习唰唰唰的刀法
花蛮有耐心,无不一瓣一瓣打开


→蛐蛐叫
  
注意到,夜晚蛐蛐叫是亮的
一闪一闪,一下一下打
手电筒开关。品尝了
蛐蛐叫的脆
脆皮一块一块,脱落
裸露出里面的甜
蛐蛐叫声离得不远
一匙一匙喝掉鲜汤
蛐蛐
也蛮有胃口
正一口一口吞咽我想享用的

  
→蒙古长调
  
  
那长调压着河流的浪头走,贴紧马的肋骨起伏,翻身上马后去辽阔牧场
那胸腔浓缩一草原的苍茫,倾诉的声音攀上天空的云,要远行摸尽所有牛羊的头骨
仿佛酒坛悬空倾倒了多年,毡房里还有醉得不够的空碗
发干的脐带要等到最后一个颤音儿才肯脱落
  

→炊烟直挺挺

炊烟是灶坑里的火生出来的
外面没风
没人
有的是黄昏
屋子在黄昏底下
炊烟直挺挺升往黄昏的高处
炕上没人
灶坑跟前沉默住一个孕妇
锅里水烧开很长时间
还在烧
外面还没起风
炊烟在黄昏里直挺挺上升
炊烟直挺挺挺入夜
直挺挺的炊烟在高空都不飘散的话
就有可能一截截往下栽落

→汽油淌一地

汽油在地上淌
无非是瘫在地上
有火星或烟头
一地汽油就能往起站
还能到处走
大风来了
一地汽油简直跑疯了

  
→撕纸


几下撕完
闪电打了几下
撕出几张纸条
撕得缓慢
雷来得迟疑
雷想弄清雷声
撕纸时
就是天阴下来
阴到云堆积很厚
阴到浓郁
纸还没撕完
撕时
有东西在下陷
在坍塌
撕的纸上没字
只是在撕纸
把纸撕成纸屑还要撕
把纸撕成纸末
都不住手
纸上有字
只为撕纸上字
把字撕碎
纸屑纸末上
字的笔画都撕烂了


→旧报纸

旧报纸上面有灰尘
灰尘落在上面时间长了
像要长在上面
报纸上面的字好像老能长在上面
报纸旧到不堪是什么样子
把旧报纸立起来
上面的字糟糕到往下直掉
上面的字掉干净了
灰尘也抖光了
旧报纸上面还是有字的痕迹
这已经是一张旧到不能再旧的报纸了
都没法读了
只好把鼻子往旧报纸跟前凑凑
闻它的体味

→棉花,羊群,云朵,它们必然有牵连
  
棉花在阳光里绽放
一朵也剩不下
天下的棉花,还想往远处绵延
天下的羊群
从这片草原飘到那片草原
羊群似乎比它们的叫声还轻快绵软
随风而行
还没有突如其来的恶意把它们撕散
它们做地上的云朵,天空的云朵
还是那般悠闲。它们不愿意牵扯上尘世
仿佛它们招惹一点儿凡间,它们就得跌落
母亲没出屋,也没听见她说话
可外边的棉花全开了
羊都吃饱了,天上的云用不着回家
乳汁还是纯净在乳房里
母亲的心还是在身体里柔软万般
可外边的天依然亮着
外边的风
依然吹拂棉田,羊群,云朵,心里有什么,还是不说
  
→和苍蝇隔了层玻璃

看苍蝇身上的绒毛
看苍蝇的口器
苍蝇复眼有我眼大
玻璃厚下去
苍蝇止不住模糊
玻璃薄起来
薄到不堪
和苍蝇还是隔了层玻璃
好像苍蝇一下就能探过来脚爪
外面天黑
有硕大复眼的苍蝇
好像是浓缩好了的
一大滴夜
其实苍蝇是贴在天窗的玻璃上
找梯子
仰脸贴近天窗玻璃
玻璃不停地薄
下了梯子
还仰脸望
老感觉苍蝇
那滴夜要滴过来


→阿炳当街建造家园

看完的,都看完,阿炳没有再看
都是剩下的:山河,余生
阿炳带上他的重要家当,当街拉起
阿炳建造家园,行人很难看见
阿炳用琴弦建造出房屋,旋律之外皆为虚幻
屋里的油灯不怕风吹灭。灯光吸吮叹息,更亮得饱满
阿炳端坐在刚建造起来的厅堂里,沉浸于倾述,弓弦在神经
和魂上磨着
阿炳停手,厅堂随即倒塌


→过往,孙犁

孙犁离开河北,到别处走过。哼唱过京戏
恐怕这是他发出过的大声音
孙犁与文字闲聊,叫它们随意来在纸上
忍受过战争和动乱的噪音
白洋淀水没有愈合不了的伤口
很多事像没发生,白洋淀水有它们的静
荷花在白洋淀上开
芦苇多长几节,还是白洋淀里的大事
孙犁去天津,装走许多白洋淀。木质家具
在光阴里旧,木质不会旧掉
孙犁上了年纪,咀嚼光阴,一口好牙不见得过多磨损
他在身体里也愿侍弄菜园
书报刊纸张旧到泛黄,一茬一茬蔬菜
长出来轻易新鲜。淡不是淡到没有
淡到氤氲开来
几经风雨,不少回合,淡能淡到来回雕刻


→烟雨张爱玲


在旗袍里裹紧,你不理会身外的阶级
用时光尽心沉淀
时代前行,不在意被遗留下来
烟可以凝重,不肯消散
雨,缠绵不停
你情愿潮湿在你的记忆里
盼望你是谁褪不了色的油画
光阴足矣把你水墨般淡去
转身离去,没人看见但你知道自己回过多少次头
阴郁成藏满一腔烟雨的瓷器
不再去想有谁把你终生珍藏进身体
你远离,上海空不了。上海某处公寓某个房间空了
一床被褥吮吸不着熟悉的气息,瘫痪在床上


→萧红与呼兰河


很早醒来,她想用胃消化异域
呼兰河留在故乡,按照旧有的河道流
呼兰河流成老河
依旧能享用她再熟悉不过的河床
她流到异域、流成病河、流到断流
躲不了寒冷
孤独、礼教、战乱、婚姻一再把她冻伤
冻疮在异域更不可能痊愈
故乡最猛烈的北风也不能把呼兰河拧成鞭子
带在身上。把厌烦的,抽打干净还是奢望
她倒希望她最小时
淹死在呼兰河里
她会觉得是被呼兰河水彻底清洗过了


→梵高

嘴巴画在脸上,别人的目光穿透不了你棺木般的表面
内里的热足以烘干夏天的潮湿
雷管走动不安。狂热,在画布上引爆
体内的脂肪并不够燃烧
拥抱,只能感受到身外的瘦硬
火用燃烧倾诉,那个画在脸上的嘴巴不想发出声音
愈来愈热,弄掉一只耳朵,别人才被惊呆
向日葵也热得不得了
你让它们在画布上热到扭曲
现在,别人热衷于你的焦糊味。当时你烧乱了脑神经
没一条河肯往你身体里流


→父亲断章



1.

喝更多的酒,接近父亲
往前走,更多的东西被撕开
坐得离父亲不远
醒酒后,还是在测定与父亲的距离

2.

父亲出门要扣紧衣扣了
我看见包袱皮裹的内容必定减少
父亲的身体曾往外鼓胀
衣物都乐于在主人身上帖服

3.

我儿子来了,知道自己不能再新鲜
由不得他
在父亲身上做减法。父亲最新鲜时
做的加法最大

4.

从前,父亲总想要种点什么
不知道
我是不是他一个满意的收获

5.

年轻的父亲失去父亲,年幼的父亲梦里倾听祖父归来的脚步
祖母拨亮油灯做布鞋
鸡鸣之后祖父挑着小挑吆喝。祖父挑着小挑吆喝远去
小巷幽长,祖父的毡帽曾被刮掉
父亲挨不到祖父幸福的耳光

6.

祖母故去,父亲哭
他哭到小
小成我看到清晰不已的儿子

7.

父亲开始有意向我提起他的生日
给他买好酒
酒要越买越好
酒可以残留瓶中
再好的酒也要残剩到无用

8.

父亲撸起袖子
喝小酒
秃顶上经常冒汗
酒在口中稍有停顿
这一小会儿
父亲的身体里我的身体里在涨潮
睡下后我旧得像父亲
潮水正缓慢退去
醒来后
父亲在我身体里顽固地做将军

9.

父亲眼里混浊
所谓已与光阴打斗到疲倦
他不在光阴中蹦跳,只想顺着光阴蠕动

10.

父亲多年不下脚踩油门了,更多地踩刹车
那样
父亲独自享用他的沉默。他时常掏出卷尺
记忆富有弹性地拉出
他可能进行古怪的丈量


→示儿


1.

我先来了,先来了二十九年
想回去过
想回去过记不清有几次。想回去
只有一条路可走

2.

你来了,把你刚放在床上
第一眼看见的是我
你刚来,第一眼见到了叫父亲的男人

3.

都用哭声打招呼
站在产房外,你的哭声传出来
你用哭声抓住我,抓紧我,折磨我

4.

你来了,我走了,这样不好
我想走的念头就少了
最亲的一团肉。一团肉不在我身上
一团肉有疼痛我心疼

5.

你和你女人你的孩子是一处人间
是另一处人间
现在,你,我,一个女人在人间的某个地方

6.

你揪心,我揪心到死
我先走了,则我揪心结束。你先走
我不仅是揪心
我甚至不想瞅见你比我先白头、先秃顶
你是男人时,我该是很老的男人了

7.

你不来,别人也要来,可能来的不是你
还可能谁也别来
这都没什么
谁来了,我都提前命好名
来了就好,来了就赐予你名

8.

两手托住你,你的小脑袋可以在我手掌里
我得放下,得放手
心里有放不下的东西
我苦笑,还让人劝解
就当心里放不下的东西我能用胃消化了

9.

我写,我他妈地写
老婆说你就是我最好的作品
你活多久,我这作品就传世多少年
是啊,真他妈的是这样
但愿你是我最好的作品

10.

我活,我他妈的得活
你要活得好
我闭眼时
最后一眼看见的希望是你
别忘了,小子,你第一眼见到的是我

11.

你是我啃不够的骨肉
不能愈抱愈紧,而是愈抱愈松
两个男人不能随意拥抱了
你这个小世界还在我这个大世界中
你独立出去,你有你的世界
俩男人深情相拥
或许只关乎你我
必然是历史性的一刻

12.

小子,告诉你
你啊刚来时,在我眼里你根本没脏东西
拉屎啊尿尿了,我都全力效劳
你老他妈的鲜亮了
包括屎尿
还得告诉你,你得遭遇污染
污染到一定时候,有能力觉悟了你就自救吧

13.

我都先来快到四十年了
你西门庆一下,土匪几下,痞子N次
都是你自己的事
我得抓紧做我的事
我想这么地,想那么地
谁知道能怎么地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姜了十年诗选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秋水文学 :: 诗歌 :: 现代诗歌-
转跳到:  
友情链接: [中国作家网][新浪读书频道][搜狐读书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