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深远、典范!大型国际性文学《秋水文学》征稿、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母亲眼中的世界只剩下影子(组诗)

向下 
作者留言
钱雪冰



帖子数 : 1
注册日期 : 12-06-01

帖子主题: 母亲眼中的世界只剩下影子(组诗)   周四 六月 14, 2012 8:35 am



《孤独的母亲》

在乡下
母亲大骂
圈里两只屡教不改的猪
搬光了大半辈子
积蓄的脏话
仍不解恨
她涨红了脸还要继续骂
突然眼前一黑
什么也看不见了
母亲瘫坐在地上
枯树根一样的双手
半空中乱舞
她欲抓住几根阳光
诉说冤屈
想不到阳光也是黑乎乎的
似乎彼此间原来并不相识
对她不理不睬

《母亲眼中的世界只剩下影子》

世界掠夺了
你眼里的世界
你只能用影子
描述人间烟火

一声妈妈
耗尽我平生气力
你七十岁的耳朵
与一窝刚出生的麻雀
约定 三个月后 某一黎明
一起站上枝头 去喊醒春天

《母亲的菜园》

给菠菜让座
请茼蒿喝茶
拉住豌豆苗的手
说上几句大蒜与上海青
的往事
芫荽抿着嘴笑
扁豆出嫁以后
称得上大姑娘的
只有她和萝卜缨子了

唤作黑子的那条白狗
看到母亲与夕阳扳手腕比赛
及时将篱笆咬开一个破洞
母亲一顿臭骂
很快忘记了输赢

《从 此》

从此 母亲告别勾花针
锄头和菜刀
从此 母亲告别星光 露水 还有灯火
从此 母亲告别三公里外的街市 三丈外的野菊花
三步外一群老无所依的蚂蚁

从此 母亲拜一根拐杖为师
黑暗中 摸索着 去阳光家
串门

《母亲抬头望着天空》

母亲抬头望着天空
一列南雁高高地往北飞远

母亲其实什么也未看见
她的双眼早已被黑夜占领

母亲抬头望着天空
从她心里起飞的一列南雁
正在北归途中

《故 乡》

想不到 还有一处所在
比自己的内心
更黑更暗

干脆闭上眼睛
干脆做一颗钉子
戳进脚底

喊疼的那块
泥土
才是故乡

《笑 容》

双目失明之后
很少听到母亲叹息
说话的语气和频率
和缓得让我心慌
更多时候 她静静坐于一张方凳
膝上的猫 在她不停抚拍中
酣然入梦
脚边的狗 舔着自己舌头
一遍遍温习 挨骂的甜蜜
一到时辰
门外香樟枝丫间
两只鸟 只有两只
一齐飞来给她掏耳朵
这一刻 些许笑容在她脸上
酝酿 生成 游走
一如蓝天下突然闯进几朵
白云 我欣喜不已

《许多人要来》

知道许多人要来
母亲摸索着打开樟木箱子
翻出这些年来
媳妇们帮她买的几套衣裳
一套一套地试
额头沁出汗珠
仍拿不定主意 穿哪套
光鲜

也难怪
这些衣裳
母亲失明之前从未舍得穿过
那些崭新的折痕
在镜子眼里
仿佛一道道伤口
比母亲脸上的皱纹
还让人心酸

《指挥炊烟撤退》

最后几枚叶子
还在勉强抵抗
西风越战越勇
寒冷也许今夜就能完成
统一

母亲骂走墙头
躲躲闪闪的夕阳
立在院子中央
她俨然一位将军 气定神闲
哪怕看不见
依旧指挥炊烟
往东南方向
撤退

《所有疼》

在外人面前 母亲
从不掩饰自己的缺陷
她一再强调 自己一双眼睛
已经沦为摆设

母亲你错了啊
你那深不见底的两谭
封锁着
世界强加给你
所有疼

《第一时间》

我故意加快脚步
我故意放缓脚步
母亲总在第一时间
喊出我的名字
吓我一跳

母亲稳稳坐着
抑或站着
无论我从哪个方向走来
无论我往哪个方向走去
她从不扭头 从不转身

双目失明的母亲
叫住一脸郁闷的
弟弟
说 她想和他谈谈

《母亲的尊严》

腰是直的
步子一点也不小气
一件被井水咬出齿痕的
外套 大老远告诉手里的拐杖
它搀扶的那个世界
尽管漆黑一片
从不改干净的本色

《听》

母亲说 我看不见了
我还能听
太阳鼻尖上渗出汗
正撒开腿丫子 来我的菜园子
尝新呐

母亲矜持地使用着
她收藏已久的笑容
我真就发现一具影子
从我视野里一闪
去了屋后的菜地

《路过镜子》

路过镜子
母亲停下脚步
捋捋白发 抻抻衣襟
拂去脸上并不存在的
灰尘
她凑近镜子 保持立正姿势
她看不见镜子里的自己
不要紧
她一定要让镜子
将自己看个仔细 明白
然后 在左邻右舍面前
说句公道话

《换 防》

留给母亲的
都是睡眠时间

既然杀人抵命欠债还钱
上半辈子向你预支了那么多
夜晚和黎明
下半辈子没有理由
不加倍补偿

你醒得更早 梦得更迟了
躺在床上 躺在无休止补偿中间
你淘洗骨缝里的阳光
重新一一编号
只等天亮
与一根长眼睛的竹竿
换防

《你不在乎雪是否落下》

你根本不在乎雪是否落下
那枝头上的冷 那草地上的白
一千零一次 在你心头集结

你转过身 脚步跟着黑暗
慢慢走远
一双失明的眼睛里
如何藏得下
一方巨大的晴天

《整个冬天》

左手伸进右手袖管
抓住右臂
使劲

右手伸进左手袖管
抓住左臂
使劲

整个冬天 母亲忙于制造
左右手之间
一场战争 看不出失明
对战局发展
有任何影响

《不肖之子》

我这个不肖之子
甚至认为母亲双目失明
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坏事
她的余生 因为看不见更多
谎言 疼痛 灾祸 罪恶
得以平静和安康

《瞎 话》

母亲说
出家门向前二百步
小学校东围墙左侧
有一土坑 上小下大
如果车轮子陷进去
会很麻烦

我笑笑 不以为然
车行一百五十步
前面一堆人
喊着号子
正在抢救
一辆趴窝的桑塔纳

《以手为盾》

你以手为盾
抵御阳光的吐沫
还有痰

母亲呀 既然双眼已与阳光
绝交
你为何指使无辜的手
再次承受伤害

《秋风追杀黄昏》

秋风追杀着黄昏
多么险恶

香樟树不给失明的竹竿
让路
多么残忍

母亲动了动嘴
张口咬住夕阳尾巴
狠狠咬出血来

《春天正在破土》

汽车呼啸而过 后视镜中
母亲的头和手微微探出车窗
她贪婪地嗅着
遍地的芬芳
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幸福
花朵般告诉我的眼睛
春天
正在破土


联系:江苏省南通市卫生局
钱雪冰
手机:13951312030
邮编:226006
邮箱:jkjyqxb@163.com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母亲眼中的世界只剩下影子(组诗)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秋水文学 :: 诗歌 :: 现代诗歌-
转跳到:  
友情链接: [中国作家网][新浪读书频道][搜狐读书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