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深远、典范!大型国际性文学《秋水文学》征稿、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何剑胜:南方街道

向下 
作者留言
赵旷



帖子数 : 13
注册日期 : 12-05-20

帖子主题: 何剑胜:南方街道   周三 五月 23, 2012 9:39 am

何剑胜:南方街道
  
  
  
  南方街道本来是很宽的,但纷涌于南方巨多的车与人,以及商户们不按规定位置摆放货物等等,使南方街道看上去变得异常的狭窄和拥挤,或者说,南方街道从来就没有宽敞过。
  从出租屋去到工厂,又由工厂回到出租屋,上班下班,我得一天数次穿越松树岗数条街道。那些未名的街道像曲尺一样,沿着南方建筑曲里拐弯的丈量行人们的脚步。那些未名的街道更像是蜘蛛网的线丝,连接起城区的角角落落,又将城区分块切割,如此交错纽结,正是城市与乡村的巨大区别。
  我把一座城市看成是一张巨大的网,那些在网线上奔忙不息的车啊、人啊,不过是一些面目不清的甲虫和蚂蚁罢了。
  是这无数的甲虫和蚂蚁们让城市变得拥挤不堪的吗?这甲虫和蚂蚁们在城市丝线上交错行进,在交错行进中,人车接踵,险象被喧嚣的市声掩埋!
  
  像江河一样涌动的南方街道,是谁将行人推向了危险的境地?
  
  上班下班,我每天都要路过几条曲尺形的街道,并且必得贴近墙根走,要么就走到路的中间地带去。因为巨多的车辆几乎已经占据掉南方街道所有的露天地面,就差钻进人家开在街面的商铺里去了。而商铺的老板们又恨不得把货物统统摆放在大街上去。试想:当行人无法安全通过时,又怎样进入你的店铺?进不了你的店铺又怎样能成为你期望中的顾客?
  谁都知道,这年头的生意是极其难做的,即便是把满目琳琅的货物拥堵住街道,摊放在街道的路面上去,也不见有几个顾客掏钱买帐的。
  我上下班的路上,总要路过一对年轻的吉安夫妻开的杂货店,时间充裕时,我会在他们商铺里作偶尔的逗留。我之所以会关注他们,是因为他们说一口接近于我们万年县的方言。
  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偶尔听听带有家乡味的方言,也算是一种对心灵的安慰,像沙漠里干渴的人,能偶尔用露水润润唇也是好的!
  吉安夫妻杂货店的生意,可以说是比惨淡经营还惨淡经营,虽然所卖商品较商场便宜些,仍然少有人光顾他们的杂货铺,久而久之,那些化工生活用品都先后过了保质期。没有保质期的货品,如碗碟、被巾、背包,以及翻版影碟等也少有人问津。虽然如此,夫妻俩还是每天都把货架和货物擦拭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他们夫妻俩常常愁眉相对,老板娘说货物滞销,连缴店租都困难,眼看就将亏空这几年来的打工积蓄。有一天,他们夫妻为困窘的生活吵了起来。妻子抱怨丈夫没能耐,男人几乎气愤又绝望的飞起脚来,一些无辜的塑料制品滚了一地。第二天,一个收废品的老人从他们杂货铺里拉走了一三轮车已破裂的盆盆桶桶。
  一年前我是看着他们店铺开张的,一年后我也目睹了他们店铺的关门大吉。关张的前几天,他们在店铺的墙壁上、门框上,到处张贴着打折大甩卖的信息。在那几天,他们迎来了自他们店铺开张以来从没有过的旺盛人气。
  
  没过几天,吉安夫妻撤出后,便又有新的商户租入。经过简单的装修,一家新的儿童用品店开张了。和我同路上下班的同事老杨断言说,这家店开不了多久!
  在打工者聚集地开一家儿童用品店,的确不是明智之举。
  谁都知道,现在的儿童们都留守在家乡。在隆隆机声的工业园区,与其开一家儿童用品店,不如选择开办餐饮业来得实际些。看看吧,围在我们利达科技厂门口,已有不下二十家各种餐饮店。那些餐饮店老板,像轮流坐庄的赌客,变换面孔最勤的莫过于几家包子店和烫粉店的老板。每变换一个新老板的店铺,老板们都要按自己的意愿改装一番门面。在南方街道,只要看到有门面更新,那必然是又换新老板了,就像身边打工者的面孔一样,常换常新。
  打工的南方,漂泊的南方,搏命的南方,流水无情的南方,真是衣难常新,人不如故啊!
  
  正如老杨所说的那样,那家新开的儿童用品店,大概只支撑了两个半月不到的时间,比吉安夫妻开的杂货店关门的还早。儿童用品店是悄然搬离的,就像身边某个悄然辞职离厂的工友,在流沙的岁月里,一些人、一些事,会很快变得面目模糊。
  
  悠忽而过的车辆,行色匆忙的路人,不断变换面貌的商铺,构成南方街道流动的风景。在这流动的风景里,我的脚步依然来去匆忙,几乎无暇顾及身边流动的风景。随着南方雨季的来临,几场雷雨突袭,暴涨的雨水很快将南方街道淹没。上班下班,我们趟过黄汤漫卷的南方街道,不忍卒睹的水面,有想象不到的浊物遍地漂浮。这个华丽城区被掩埋于地下的肮脏,被一场突然到来的大雨掀了个底朝天。
  黄汤漫卷的街道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尖叫,叫声很快被汹涌的水势湮没。一辆孤独的单车倒在水中,像一个人无助的望天。
  当雨水退去,那曾倒下单车的地方,铁制的井盖不知何时不翼而飞。井盖丢失的路面,张着黑洞洞的口,像失落眼珠的黑眼窝,像城市挖掘的陷阱,像有牵引灵魂的魔洞,别靠近它,仿佛一靠近它就会有一双无形的手拉你落洞。那个雨天,从这洞口坠落的那个打工妹从此芳踪无迹。
  双手合十,罪过啊,那个偷窃井盖的人!
  
  有一段日子,我曾不知疲倦的,利用紧张的工余时间奔走于未名的南方街道,我急急要抵达的目的地,是离我们利达科技两千多米远的一家书报摊,和书报摊附近那个刷着绿油漆的邮电代办所。那是个各种打工文学刊物在南方盛行的年代,我在流水线挥汗如雨的间隙,还不知倦怠的怀抱着一个个浪漫的梦想。在每次去通往那个装修简陋的邮电代办所的路上,我的口袋里定然揣着几封封口未干的信。这不是一般的信。我知道,当我趴在出租屋里的行李箱上,往那一个个方格子里誊写下一个个黑蚂蚁一样的文字时,我就知道,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信。当时,那信承载着我多大的希冀呀!
  悠忽之间,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很多年后,当年的书报摊已经变成装修奢华的酒店,我那些被印在纸上的文字,就像我常光顾的那家书报摊的店名一样,被我渐渐遗忘在远去的记忆里。这使我很怀疑,我是否曾经真的为那些精灵一样的文字***燃烧过。
  曾经青春的印记,随同那些我极少翻动的数百种样刊一起被我打包封存,安放在老家的阁楼上。
  在南方岁月,往日如烟,而新的尘事在集结。
  
  不知不觉,南方街道是越修越漂亮了,我上下班的路曾经一度坑坑洼洼,现在已经被彻底整修过了,唯愿施工人员没再偷工减料,就让我们在异乡多走几年平坦一些的路吧。
  南方街道,这样大动干戈的整修路面,我猜想这是托了大运在即的福。即便如此,南方街道拥挤依然,临街的商铺老板们,依然用货物抢占街道。那些冷硬相加、横冲直撞的铁壳虫们,依然将行人逼向墙根。如果可以,行人们恨不得从墙面上踩出一条路来。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何剑胜:南方街道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秋水文学 :: 散文 :: 散文-
转跳到:  
友情链接: [中国作家网][新浪读书频道][搜狐读书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