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深远、典范!大型国际性文学《秋水文学》征稿、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约翰•阿什贝利诗歌三首 胡志国译

向下 
作者留言
赵旷



帖子数 : 13
注册日期 : 12-05-20

帖子主题: 约翰•阿什贝利诗歌三首 胡志国译   周三 五月 23, 2012 9:31 am

约翰•阿什贝利诗歌三首

[美] 约翰•阿什贝利 胡志国译

约翰•阿什贝利(John Ashbery, 1927-)是当今美国最负盛名的诗人,被视作斯蒂文斯之后的又一高峰。迄今他出版的诗集多达二十余部,著名者有《一些树》、《网球场的誓言》、《三首诗》、《凸面镜中的自画像》等。
阿什贝利的诗歌以先锋著称,数十年来未尝稍稍懈怠。他的诗注重反思人的意识的生成过程,常将外部时空和个人思绪等杂糅在一起,其思路在诗人自己、听者、旁听者之间来回频繁转换。视角的快速切换与经验的个人化让作品往往显得异常晦涩艰深,对读者的阐释构成巨大挑战,但其用意却并不在于糊弄读者,而在于批判人的主体性和确定无疑的意义等传统思想,表达诗人对更原始、更本真的世界的独特感受。
本译文为四川省教育厅四川外国语言文学研究中心资助项目“约翰•阿什贝利诗歌翻译研究”(08sd0138)部分成果。(胡志国)




我的生活哲学

正当我想着脑子里没有空间
存放另一种思想,我有了这个绝妙的想法——
就叫它生活哲学吧,如果你愿意。简单地说,
这涉及到以哲学家的方式去生活的问题,
根据一套原则。对,但哪些原则呢?

这是最难的部分,我承认,
但我对它是什么样的有隐约的感觉。
任何事情,吃西瓜或进洗澡间,
或只是站在地铁的月台上,陷入沉思
几分钟,或忧心热带雨林,
都会受制于,或者说,会反映到
我的新观念中。除非以钟表式宇宙规定的
方式,我不会去宣讲道德
也不会忧心于小孩或老年人。
相反,我将给事情注入一剂社会新风气的血清,
让它们顺其自然。
我想这是我偶然撞上的新风气,如同一个陌生人
不小心撞上一块镶板,一个书架应声后滑,
露出一段旋转的楼梯,下面某个地方
闪着青幽的光,他不由自主走了下去,
书架随即合上,一如这种情况的一般模式。
他立刻陶醉在一股芳香中——不是藏红花,不是薰衣草,
而是介乎两者之间的什么东西。他想到了坐垫,
叔叔的波士顿斗牛犬过去常常躺在上面,嘲笑似的
看着他,耷拉着一对尖耳朵。于是,潮水的涌动
开始了。从中没有冒出一个想法。足以
让你讨厌思想。但接着你记起了威廉•詹姆斯
在一本你从未读过的书中写下的东西——很精致,很雅致,
布满了生活的尘灰,当然偶尔还会露出
一点点手指的印迹。这个问题,
他之前就有人讨论过了,尽管这观点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夏天的海滩感觉不错。
有许多小地方可去。
那片白杨树苗的林子很诱人。附近是
公共厕所,上面有疲乏的朝圣者刻下的
名字和住址,也许还有一些长段落,
写给世人的段落,当时他们蹲在便坑上,
思考着用完厕所洗完手之后、
步出厕所之前应该做些什么。
他们是被生活原则哄诱进厕所的吗?
如果哲学也可以是粗俗的,这些语句是哲学吗?
我承认,这条思路不能再继续了——
被什么东西阻挡了。我太小了,
看不见这东西的全貌。或许,我确实有点害怕了。
这与我以前是怎么做的有什么关系吗?
但也许我可以达成一个妥协——我会或多或少
让事情顺其自然。秋天,我要包好果子冻,
贮藏起来,以应对寒冷萧瑟的冬天,
那是人类的办法,也是聪明的办法。
我不会为朋友愚笨的发言感到尴尬,
甚至也能容忍自己的蠢话,尽管那的确很难办到。
就好像在拥挤的剧院里,你说的话
激怒了前面的观众,而这个人甚至不习惯
他后面有两个人交谈。必须把他
从藏身的地方赶出来,好让猎人与他较量一番——
这种事情对两方都有用,你知道的。你不能
总在担心别人的时候又
考虑你自己。那是一种滥用,可笑得
如同参加你并不认识的一对新人的婚礼。
两个观点的差异也非常有趣。
这就是它们存在的意义!现在你可以出去了,
开心玩去吧,对了,还要玩你的生活哲学。
它们不是每天都有的。小心!来了个大的……
1995

糊 涂

啊,屁
那时我们常常放。
肠胃气胀是生活的一种
方式,我猜。

坐着什么也不干
是另一种。
这是一个负担,对,
在优雅的公寓里
俯瞰着塞纳河。

朝圣者的眼神
如削尖的鹅毛笔将你刺痛。
你一整天都低着头,
唉,
这些笨蛋仍然认得我们,
但旱獭已经钻进它的巢穴。

现在没有什么可玩的了,
一直会持续到夜幕落在我们头顶,
如同红灰色的蘑菇,
于是我们四点钟后成群结队地出来,
你必须清空衣袋里的
所有东西,包括泥沙
和钻屑。现在我觉得
它好些了,但很艰难。
我们必须加入管弦乐队。

旅游海报可能
更昏乱吗?面包果、方块冰、盐
和波旁酒的颜色。铁路高架桥,
有一点“立体主义”的风格,
你能看到一列火车
从云杉路基爬过来。
终于,雨让万物恢复了生机。
市中心充满活力,尽管
地球的这一块表面有太多的建筑。
这里是海蛇怪伸直身体
吞食城市的地方。
神奇的是,我们都在它的肚子里,
一个大教堂里,
窗户隐隐有光——肯定是圣诞节,
如果你这样说。

(我没有。)从这片土地
挣开是我们现在
唯一能做的事。
我喜欢清漆中的你。
你将不得不爱上石膏中的我。
但涂了滑石粉的尖屋顶
还没把它推向前台。

我们坐在一块石头旁,为它们悲伤。
2000


新奇的爱情狐步舞

我喜欢传记,文献学,
和文化研究。音乐,我的爱好在于
李斯特的安慰曲,特别是较平缓的那种,
尽管那从未给我过
安慰。哦,也许有一次吧。

至于宗教,那是谈下地狱的,
对不对?书上说,百分之三十的美国人相信有地狱,
尽管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认为他们会落到那下场,
这能说明很多问题,无论对我们,还是对其它宗教。
没人相信天堂。地狱才会让他们兴奋。
我可能是唯一的相信自己

会升入天堂的美国人,尽管理由
很难说清。我喜欢每个季节,
喜欢野炊。从树梢吹来一阵风,
就能让我飘入天堂,当然这是个比喻。
一个人要升入天堂,必须等到悬崖
变成斜坡,等到那附近的同伴
传来呼唤。

最终,我们喜欢什么并不重要。
我们把这些列举出来,刚刚开始时,
听者的注意力就转到别处去了。
“看见了吗?这家伙开车抢了别人的道。”
亲爱的,我们都会因为某个细节而出名,
如清秀的眉毛上的一道小口子,
但在倾斜的天平盘上,这并不能增加多少分量。
别人怎么看我们才是我们和他们
唯一要紧的事。你正往南瓜花里
塞入牛肝菌菇。我已走了,依然一个人。

我必须回到我的挽歌。
2004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约翰•阿什贝利诗歌三首 胡志国译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秋水文学 :: 文学翻译 :: 文学翻译-
转跳到:  
友情链接: [中国作家网][新浪读书频道][搜狐读书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