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深远、典范!大型国际性文学《秋水文学》征稿、选稿基地
 
首页首页  日历日历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这个世界的问题

向下 
作者留言
赵旷



帖子数 : 13
注册日期 : 12-05-20

帖子主题: 这个世界的问题   周日 五月 20, 2012 4:40 am

这个世界的问题

赵匡

这天,爱军骑车出门办点事,路过七贤街,见路边新开了间名叫“小婷理发”的门面,爱军心里不由一动。爱军感觉到这个“小婷”一定就是潘小婷。
足足有三年,爱军没见过她了。也有这么长的时间,爱军没有碰过女人。小婷是爱军最初爱过的女人。若再见到她,爱军有把握她不会拒绝他。
三年前,小婷来找他,说她要结婚了。爱军笑模笑样地看着她,“要不要到时候我送送你!”小婷瞪了他一眼,没吭,爱军觉得怪别扭的,“你说,他是谁?”
“是谁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娶不娶我?”
“……”爱军没吭。这个问题他问过自己很久了。也没有结果。
“你要是不吭就是同意了,要不你笑一笑,说明对这个问题你有自己的看法?”
爱军也没笑。小婷一直是他心里的一点痛。他和她第一次时,小婷没有流血;从那个时候起,爱军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实际上爱军想,这件事应该取决于小婷,她要他娶她他就娶,她如果不吭,他大概不会主动的。而小婷却认为,这是两个人的事,他如果心里有你,他就会娶你,他如果心里没你,娶了你他觉得也不会幸福。他不会幸福,自己也就不会幸福,那将来这个家庭,也不会幸福,将来有了孩子就不能健康成长。
他们就这么好了一年。他们都贪恋那事。他们在一起是那么匹配。小婷在女人当中是个高个的女子,爱军在男性当中算是稍矮一点,但是他们却一样身长,这使他们能全面接触,那件事做来欢快极了。
一次正在兴头上,小婷说,“妈要我结婚。”爱军不动了。弄了人家要对人家负责。世上没有白吃的宴席。爱军软了下来。
“喂,怎么回事,我说过非要你娶我吗?”
“……那,他是谁?”
“随便是谁吧!”小婷叹了一口气,泪水随即流了下来。
三年了,青春像一堆自燃的煤。爱军默默耗着自己。小婷离开他,他就一直没遇见合适的。结婚对于他是多么难的事啊!
爱军骑车已经过去了,骑了一大圈,他又绕了回来。一看见这块门面,爱军就知道其实他心里一直在想着小婷。爱军这期间也见过几个。和医院一个医生头次见面,他们就在一起了。她看起来有点饥渴。爱军有点绝望。“小时侯我爱爬树……,”没听小婷解释时,他就会信她的。但她们几乎同出一词。又何况她没小婷的身子好。永远也别和胖女人结婚。一次,他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他真有点想小婷啊。
莫非她也在想自己吗?她来到他居住的城里,把名字写在自己开的门面上,是不是在召他去呢?
他要去找找她。
爱军骑着自行车快走到“小婷理发”门口的时候,张会民从里面出来,骑上一辆自行车走了。张会民是小婷男人,爱军认识他他不认识爱军。爱军的心猛地跳了起来。
以前他想过,小婷的丈夫(那以前,不管她丈夫是谁)会怎样。直到小婷结婚了,一直到许久,都没有动静。
仿佛只有小婷不幸了才符合常理。然而,他从来没听说他们闹过别扭,红过脸,他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还是自己有问题了。
隔着玻璃门,爱军看见小婷端着个红色的塑料盆往洗发槽上面的桶里倒水。她还是那样瘦俏。她虽然眉目一般,但她是那种美在衣服里面的女人……爱军要进去,心却在犹豫:三年前,她可说过最后一次啦呀,她要给他脸色看他怎么办啊!
爱军犹豫不决……想想小婷的身子,他满心又充满渴望。
“爱军,你干啥?要理发呀!”
吓了一跳,是刘坤。
“嗯……啊,你小子,干啥去?”
刘坤胖胖的,一副猪八戒的模样。屁股下面的自行车被他压得吱吱叫。刘坤是个好玩的人。
“我去我姐家,相对象!”
爱军笑了:“嘿,坤子,记得早点找人帮忙啊……”他们在一起开玩笑开惯了,爱军口无遮拦。
“去你的;这回啊,俺媳妇再和我闹离婚,我可要找你……!”他的话还没说完,他意思是说:找你算帐啊,算帐俩字还没说就被爱军接了话头:
“饶了我吧,请饶了我吧,猪八戒的媳妇该不是嫦娥吧!”
“看看美的你,看看美的你那个样儿!我不和你胡聊了,要不咱一块去?”
“去去,又不是我相对象!”
“忘了,忘了,人家是厌女症患者,哪天去看看医生啊!”
“你也是啊!”
刘坤笑哈哈地走了。
看着看着刘坤胖乎乎的身影,爱军突然望见了张会民。他正骑着车子往这边来。他刚走怎么又回来了?不知道他回来干啥?爱军有点庆幸他没进去。这小子,他怎么能忍受小婷不是处女呢?好几年了,竟没和小婷离婚。这家伙也还怪够可以啊!爱军心里有点可怜他,刹时有了罪恶感。“算了!”爱军心里说, “算了!”
他骑车拐进一个胡同。从这个胡同出来,是朝阳大街。那是一条新开的大街。跟花园似的。爱军推着车,慢慢溜达着。路两旁的榕树开花了——为什么叫合欢树呢?花在太阳的映射下,映出各色光。像花针上簇满了蜜蜂。隔开车道和人行道的花池里,月季花正旺着开。小松塔和剑麻点缀着绿。旁边就是那座著名的三星级宾馆。全城最高档的车都停在了里面。爱军快走到宾馆那个电动门的时候,从里面走出了三个小妞。爱军的眼睛一下子被中间的那个小妞吸引了。那个小妞穿着超短迷你裙,几乎露出了半片屁股。上面几乎就戴了个乳罩。爱军一下子就傻了。他推着车,在后面紧紧跟着。一边咽着唾沫。
“小屄,后面的那个男人瞧你呢,快看,看看他那个没出息的样!”旁边的一个小妞只桶中间的那个小妞的胳肢窝。
“那是看你个小屄呢,才不是看我……”
“……这个小屄呢!”
“咱也不知道他看谁哩,要不咱问问他?!”
她们停下来,转过身,笑眯眯地瞧着爱军。尽管爱军有时很流氓,还是有点慌了。中间的那个小妞冲爱军眨了下眼睛:
“先生,您看谁呐您可要讲真话呀,俺们在打赌,你看谁,谁就是小屄……”她朝旁边飘着飞眼;刚一说完,她们就笑了起来。她们的乳房像鸟一样飞了起来。
“你说呀,你倒说说,看谁呀?”紧朝着外面飞着眼。
“俺……俺看你哩!”
她们一下子笑了起来。
“小屄……小屄……”两旁的那两个小妞马上用手指戳起中间的那个了。
“别,别戳了,我承认还不行吗?……”
“快别,别戳了,我承认……”
“快说!”
“说呀!”
“我是……”
“大声点!”
“小屄——嘿嘿,其实,她俩也是——”
“多少……钱?”爱军结结巴巴地问,在那一瞬间,他是那么想堕落了。他一辈子了,还没见过。你以为天堂在哪里呢?
“不多,”旁边的那个小妞指指中间说:“五百!”
“五百?!”
“先生你别吃惊呀,她可是只侍侯县团级的主!对你只能开放一次,要是俺俩,一回七、八十就行!”
爱军摸了摸口袋,只掏出五十块。摇了摇头!
“五十块?五十块也行,便宜你了!”
“不能,不能,”爱军赶快把钱放进了口袋,“我只想要她!”
说着,爱军赶紧推车往前走了。
“傻家伙!——真傻啊!”
“癞蛤蟆!”
“没准又是一个阳痿的家伙!”说着她们又都笑了起来。这些笑声像一些鸽子飞在爱军头顶。
爱军推着车朝前慢慢走着。他的心底充满了悲哀,没有钱你连堕落一次都不能。他想起了那个睡过一百个女人的副厅级干部,他们过的该是怎样一种生活呀,你永远无法想象。有的人一辈子睡过一百个女人,有的人一辈子却没有一个女人,打一辈子光棍。这世界是多么不公平啊。爱军就是一条光棍。他打光棍不是因为没有女人,而是因为没有纯洁的女人。
1997年爱军开始上网,他曾在网上发起一个争论:新婚之夜,谁能忍受自己的新娘不是处女?结果这个话题持续了一个月还没有停止,是斑竹硬给删下来了。爱军觉得有必要单独写一个论文。这个论文围绕以下几点写,爱军都列好提纲了:1、谁能忍受自己的妻子不是处女;2、群居的原始社会是不需要处女的;因为也不需要道德(原始的社会就真的没有道德?谁知道。);3、社会要求着家庭(稳定、人们要结婚组成家庭等),家庭要求着责任,责任要求着忠实,忠实要求着处女(这一点不知是怎么得来的),假如不用结婚了,也就不用有处女了。因此,是社会要求着处女;4、处女表明了对这个社会的一种信心,假如这个社会不需要信心了,很显然,它是处在混乱之中,不会有多大前途。5、社会是男权式的,处女是男权社会的一种延伸或证明,假如都不处女了,这个社会的基石势必会动摇或瓦解……爱军罗里罗嗦还列了很多,他的这篇论文好象很雄伟,却被他漫长的构思给毁了,爱军不是那种雷厉风行的人,他做什么都要等等看,想等来更多更好的奇思妙想,以便把他的这篇论文写得完美。等到最后他自己都等懒了,结果这篇论文永远也不能完成。这一点倒很像是他的婚姻,他似乎永远也结不成婚,上帝啊,我只是要求一个处女而已,有时他着急地想。是啊,一个处女而已,可是,这个世界的处女越来越少了,让他到哪里去找呀!
走到街上,一不小心
你就会遇上妓女

除了处女
包不准谁就是妓女
可是妓女
也包不准就是处女……
爱军在一个小酒馆里花了那五十块钱。那五十块钱把爱军灌得醉醺醺的,他一边饮着诗句,一边就倒在了街上,这是平生,爱军的第一次大醉。醉的结果是自行车找不到了,他上身那件体恤衫被一个乞丐给扒去了……而他还沉浸在醉酒的快感中呢!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这个世界的问题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秋水文学 :: 小说 :: 短篇小说-
转跳到:  
友情链接: [中国作家网][新浪读书频道][搜狐读书频道]